这些厂矿曾神秘莫测,属于外界不容涉足的禁区  湘核往事:为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提供“粮食”
2018-06-01 15:21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湘声报 

博彩导航 www.k1lr.com.cn


  □  文/湘声报记者寻晓燕  图/湘声报记者闫利鹏



核工业-4.jpg


  1958 年5 月31日,对于核工业发展史而言,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这一天,中共中央正式批准了原二机部上报的“五厂三矿”选点方案。这是党中央为尽快研制出原子弹、氢弹、核潜艇做出的重大决策部署。


  此后,包括位于湖南境内的272厂(衡阳铀水冶厂)、711矿(郴州铀矿)、712矿(衡阳大浦铀矿)等骨干企业开始秘密建设,被称为“核工业第一批厂矿”。


  如今,这些厂矿已步入“花甲之年”,或完成使命,早已退役;或走向新生,在军民融合发展的转型之路上发挥作用。


  近日,湘声报记者跟随“纪念核工业第一批厂矿创建60周年”媒体采访团,实地探访了三湘大地上,这些曾为国家核工业发展作出巨大贡献的“神秘禁区”。


核工业-2.jpg

  此铁门是711矿整个坑道唯一的出口


  一场与天与地的

  艰苦战斗

  

  711矿址,坐落在郴州市苏仙区许家洞镇一个叫金银寨的地方,车子在山岭间行驶,一路青山叠嶂,溪沟纵横。在一条两山夹着的山路尽头,一道斑驳的铁门映入眼帘,上面清楚地标示着“安全第一”字样。


  工作人员介绍,铁门是整个坑道唯一的出口。711矿,在1994年停止井下开采;2003年被列入资源枯竭矿山,实行政策性关闭破产。这个矿前后历经45个春秋,鼎盛时期,数千人在这上班。


  打开尘封的铁门,采访组进入采矿坑道,当年靠人力挖出的井道保存完整,号称“亚洲第一塔”的4号竖井依然矗立在矿井中。


  1955年9月,我国核地质系统的一架搭载精密探测仪器的飞机,掠过金银寨上空时发现异常,找矿专家深入探测后认定这里有铀矿。


  建矿之初的金银寨,无论是自然环境,还是生产作业环境,都极其恶劣。


  “来到矿区,意味着一场‘与天斗与地斗’的战斗开始了?!苯衲?0岁的原711矿副矿长梁启昌告诉湘声报记者。


  与天斗,就是与气候作斗争。来自北方的梁启昌,当时与8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工程技术人员,同住在一间临时搭建的不到15平方米的狭窄平房里,潮湿阴冷又多变的湘南天气,常常让他们无所适从。


  与地斗,是与711矿山的特殊地质环境作斗争。这里的岩石非常坚硬,离地表100米至150米深的主矿带、130米中段和80米中段掘出的热水,温度高、湿气大,人在那儿站一会儿脚就烫得发红、衣裤被汗水浸透。


  “当时通风系统没有形成,机械设备、水电等都没有跟进,在许多工作面上,前面工人在打钻、运矿,后边就会安排一个人手拿凉水管,往前面的人身上喷浇凉水降温;在他身后,则还需要安排一人继续喷凉水,如此往复?!绷浩舨堑?,一个班下来,工人们体温比常人要高2度,睡一晚上起来,体温才能恢复正常。


  74位勇士

  为找铀采铀献出了生命

  

  在711矿爱国主义纪念广场前,有一块原国家第二机械工业部部长刘杰题写的纪念石。每次看到石头上“中国核工业第一功勋铀矿”这几个大字,原711矿副总工程师刘荪基就心怀激动。


  “这块纪念石,对711矿人而言,太重要了!它给了711全体职工最大的心理安慰,也实现了711矿人多年的夙愿和期待?!绷浩舨?,看到这块石头,就会想起当年711人艰苦奋斗的情景。


  开发铀矿,是中国人过去没有干过的事业。建矿最早、当时出产铀矿井铀矿石最多的711矿,为此作出了巨大牺牲。


  1958年9月,矿区立志要赶美超英,为此展开了千米坑道大会战。为了完成任务,大家赶进度,打干钻,矿工们一个月值五六十个班,一天只休息三四个小时。


  速度是快了,但灰尘很大,整个坑道都是灰蒙蒙的。很多人因为热得难受也不愿意戴口罩,因此后来得矽肺病的人很多。


  “见过虎狼、碰到过蛇,没有住的地方,就住牛栏、茅草棚;没有工具,就用大锤、钢钎、土箕、耙子、辘轳车;没有运输设备,就用木板垫路、铁管做滚筒……”梁启昌说,“那个时候,人人都在克服着常人难以克服的困难,井下百米、千米的巷道和采矿场,就是这样采掘出来的?!?/p>


  艰苦奋斗终换回卓著成果,711矿为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研制、爆炸提供了合格的原料。


  “很多人为此付出了青春和热血,还有74位勇士为找铀采铀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被匾渫?,梁启昌甚为感慨。


  “亚洲第一坝”

  见证曾经的辉煌


  位于衡阳市的272厂,是1958年8月开始兴建的中国第一座大型铀水冶纯化厂,现为中核二七二铀业有限责任公司。


  在厂区中,隐藏着一个“亚洲第一坝”的尾矿库。272厂总经办主任黎阳介绍,自1958年建厂以来,从天然铀矿提取铀的尾矿,都被存放在这里。这个尾矿坝见证了272厂曾经的辉煌。


  省核工业地质局宣传处处长曾昭武介绍,当时为了保证铀这种国家军工战略资源的运输安全,从金银寨711矿采出的铀矿石,由军用火车专列或专门的军用汽车队装载,秘密运送到衡阳272厂等铀水冶厂。


  当时的保密和安保措施属于军事级别,车辆均配有专用通行证,任何人不能检查。


  272厂当时差不多与711矿同期启动,1963年11月正式建成投产。在建设过程中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1960年6月,272厂正处于基建高潮时,苏联突然通知在华工作的全部专家离境,专家们带走了所有重要的图纸、资料及设备。当时又恰逢三年困难时期,272厂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272厂党委副书记李章红介绍,6000多名来自全国的技术人才和施工队员,克服缺电、缺水、住草棚等恶劣环境,白手起家,硬是让4条水冶线相继竣工。有一次,为了搬2台数吨重的主变压器,由14人组成的突击队,利用木板垫路,铁管作滚筒,托起变速器,用手拉葫芦和卷扬机牵引,经过4天4夜翻山越岭,人力将2台机器从5公里外的车站运回厂里。


  272厂总工程师胡锦明说,用作核武器的燃料,必须保证铀235的纯度在90%以上。而要制造一颗原子弹,约需数10公斤高纯度的铀235。这意味着要通过水冶工艺形成浓缩铀产品,即重铀酸铵(俗称“黄饼”),统称“111”,在272厂纯化成“121”,再密封到厚厚的、经放射安全测试的大铅罐中,通过军用列车,送往兰州404厂进行转化加工。转化后的铀产品再通过列车运到四川,用于制造原子弹。


  “亚洲第一尾矿坝”已于1995年进入退役治理程序,预计在2025年尾矿退役治理主要工程完成后,实施对尾矿库的开发利用。这里将被建为生态公园和核工业主题公园,成为人们休闲娱乐的场所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核工业-3.jpg

  272厂“亚洲第一坝”尾矿库一角


  他们眼中的60年


  省政协委员、湖南省核工业地质局局长何寄华

  

  “窑岭,湘核人梦开始的地方”


  “天然铀原料,是核军工的基石、核电的粮仓,更是国家安全的压舱石?!笔≌?、湖南省核工业地质局局长何寄华表示,自己有幸感受到了核工业的历史荣光,参与到核工业创新发展,他也希望带领“湘核”,始终牢记使命,不负重托,继续前行。


  窑岭来了一支秘密队伍


  “窑岭,是湘核人梦开始的地方?!?月28日,在位于长沙市韶山路窑岭南附近的湘核办公大楼,何寄华向湘声报记者讲述了一段跟湘核人有关的峥嵘岁月。


  1955年3月25日,一支秘密队伍进驻位于长沙市窑岭的一座楼房。这是一座新建的楼房,原来是准备开办一所“合作干部管理学?!?,因为这支队伍的来到,它的使用性质发生了变化。


  这支神秘队伍,就是湖南核工业地质局的前身——中央地质部309队。不到200人的队伍,人员来自全国各地不同领域。


  何寄华说,这样的秘密队伍当时有两支,另一支去了新疆。他们的一个重大使命,是寻找制造原子弹的原料,即铀矿石。


  队员们在来之前,并不清楚具体要干什么,主要任务是接受苏联专家的培训,学习地质普查方法和各种仪器的使用。之后没过多久,队员们开始大显身手,在郴州、衡阳,还有广西贺县等地,均发现了铀床矿。


  “第一个提交铀矿工业储量、第一个开办土法铀冶炼工厂、第一个提交铀化学浓缩物、第一个发现我国特有的铀矿物?!焙渭幕?,63年来,湖南省核工业地质局创下了“四个第一”,为中国核军工史书写了浓墨重彩一笔。


  与湘核的不解之缘


  1986年从北京大学构造地质及地质力学专业毕业的何寄华,被分配到原中国核工业部在中南地区唯一的一家铀矿地质勘查专业研究机构——230研究所工作。从此与湘核结下不解之缘。


  大学时代,何寄华经常独自去野外勘察,去过内蒙古赤峰、甘肃酒泉等地实习,体会到了地勘工作的苦与乐。


  “记得有一次,换乘几种交通工具,辗转到了西拉木伦河附近的一个石灰窑矿。当时石灰窑里没电,我和5个蒙古族矿工住在一间房里,每天去野外测剖面、画素描、采标本……早出晚归。出门只带一壶热水,几包方便面就是一天的干粮?!?/p>


  何寄华说,记忆最深刻的一次,因为缺水,半个月没洗澡的他,回赤峰后整整在公共澡堂泡了3个小时澡。


  参加工作后不久,何寄华去了711矿学习、体验,亲眼见证了井下工人的辛劳。衣服被挂破、脚底磨起泡是常事,但工作中苦与乐的转换也很微妙。


  “当你听到伽马探测仪发出‘滴滴滴’的警报声,那种收获的快乐感也是无与伦比的?!焙渭幕?。


  “地质工作和大自然融为一体,本身就是快乐的事业,但也是很严谨的事,更需要坚守和团队协作?!痹诤渭幕蠢?,自己曾先后三进核工业地质勘探系统,注定和核事业有着不解之缘。


  省政协委员、中核集团湖南核工业局局长宋克祥

  

  “湖南是核工业的功勋之地”


  “湖南核工业‘两矿一厂’60年的历史,是一部艰苦奋斗的创业史,一部与时俱进的发展史,一部催人奋进、令人感动的光荣史?!笔≌?、中核集团湖南核工业局、核工业湖南矿冶局党委书记、局长宋克祥表示,作为核工人,他对湖南有着一份特别的情怀,因为这里是我国铀资源采选冶业的摇篮。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华儿女凝成一股绳,从各地来到三湘大地,以惊人的毅力和坚强的斗志,垦荒塘、战恶水,把自己的青春和智慧献给了两座铀矿山和一个铀水冶厂,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早日造出“争气弹”。宋克祥认为,在那个特殊年代,湖南这片土地,以拓荒者的姿态,成为了中国核工业起步的地方。当年建设工地的壮举,更是被人赞誉为“穿着草鞋生产核原料”。


  湖南当时最早拿出铀产品,鼎盛时期,“两矿一厂”同时有3万多人就业,从业人员也是最多的?!八院献魑斯ひ档墓ρ氐敝蘩??!彼慰讼樗?。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随着国家重点工作的转移,国家对核工业先后进行了3次重大产业结构调整。核工业在湘企业军品也逐步限产和停产,由此,破产重组是在湘核工企业的唯一选择。


  如今的“两矿一厂”,正处在改革发展的新征途上。职工安置,是宋克祥特别关注的问题。今年年初,刚从中核集团总部调任湖南的他,就先后走访了湘核建、华湘社区、272铀业和272社区等相关单位,并与省市相关部门进行工作对接。


  与此同时,宋克祥还在为打造“衡阳白沙绿岛军民融合产业示范基地”全力奔走。该项目已列为湖南省4个军民融合示范产业园和省军民融合产业区域“一区七基地”之一,建成后,将实现千亿级产业园,成为中核集团一颗闪亮的新星。


  宋克祥表示,希望通过做大军民融合产业,助推“两矿一厂”解决一些历史遗留问题,让湖南的核工业人活得更有尊严和荣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