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政协委员凌宪初和他的“初心依旧”音乐会   从音乐讲台走上独奏舞台
2017-12-01 10:46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作者:湘声报记者 ?刘敏婕 

博彩导航 www.k1lr.com.cn

   

  凌宪初

  第十届、第十一届湖南省政协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湖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教授、音乐学西方音乐史方向博士生导师,从教35年。

  一袭黑色燕尾服,一把橙红大提琴,拉完《舒曼A小调大提琴协奏曲》的最后一个音符,湖南省政协委员、湖南师范大学音乐系教授凌宪初依然沉浸其中,直到长沙音乐厅内热烈的掌声响起,他才意识到,自己终于完成了人生第一场个人独奏音乐会。

  当天是10月24日,凌宪初的63岁生日。这场名为“初心依旧”的大提琴独奏音乐会,是凌宪初“鼓起十二分勇气才决定完成的音乐梦想”,也是送给自己的特别生日礼物。

  对于一个手持大提琴,在讲台上工作了35年的教师,凌宪初一直怀揣未曾忘却的初心,那便是站上舞台,举办属于自己的音乐演奏会。采访中,他多次表达心声:“不要因为年龄的逝去,而忘记了自己热爱音乐的初心?!?/p>

  无师自通走上音乐路


  在法国作曲家圣-桑的名曲《天鹅》中,凌宪初拉动了个人音乐会的琴弦。舒缓优美的琴声,把他的思绪带回到50年前,年少的他一路上幸运地得到许多名师的无私帮助。

  1954年出生于长沙的凌宪初,第一把乐器是初中时哥哥买回家的二胡。完全靠自己摆弄,他便能将楼上传出的二胡声学得像模像样。后来,他又无师自通地用小提琴将《红色娘子军》从头拉到尾。

  文革期间,上中学的凌宪初在工宣队里发现一把无人问津的大提琴,立即被这种柔和沉静的音色所吸引。

  当时长沙能拉大提琴的人屈指可数,凌宪初慕名投奔当时株洲歌舞团的大提琴手徐风,每周从长沙到株洲学琴。徐老师喜欢这位有天分的学生,从不收学费,每次上完课留他在家里吃饭。在风雨无阻的往返中,他的大提琴逐渐熟练。

  1977年恢复高考,凌宪初以文化和专业双第一的成绩考入湖南师大音乐系,毕业后留校。大学期间,凌宪初听说了中央广播交响乐团首席大提琴手涂泽光,凭一腔热血到北京去拜师,“没人介绍,也没有钱,就跑到单位传达室找人”。

  当时像涂老师这样的级别,一节课应该收10元钱,但他听了凌宪初拉琴后只问了一句“是自费来的吧?”,便决定不收学费,唯一要求是通过电话每隔两三天上一次课。

  大学毕业后,凌宪初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干部进修班,有一次缺席了资深音乐教育家赵方幸的视唱练耳课程,当赵老师得知他是因为骑车摔伤而缺课后,马上去医院开了10包中药带给他。

  拿到中药,凌宪初的眼泪在心里打转,“我当时心里就想,以后一定要同样对待我的学生?!?/p>

  “反对急功近利的音乐教育”


  西班牙作曲家恩里克-格拉纳多斯的《间奏曲》,被凌宪初拉得略带伤感,温暖迷人,他想起了自己的音乐教育之路。

  凌宪初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前夕,管弦系主任黄源礼想把他留在北京,但凌宪初觉得对不起培养他的湖南师大,“当时的人心很单纯,连黄老师都说‘太对不起人了’?!?/p>

  放弃了职业大提琴家的道路,凌宪初并不遗憾,“一个老师最大的成就是学生”。从教35年,凌宪初手把手教过的学生上百名,学生中有北京交响乐团的首席大提琴手,也有各地乐团的乐手和音乐教师。

  和当年的老师们一样,看到有天分的孩子,凌宪初不收学费也愿意教;他要求学生保证学时,至少每周上一次课,曾经一位家长要求两周一次课,他安慰对方“如果是费用问题不用担心,两次课只收一次学费”;硕士生到外地考博缺钱,他来出;学生被偷了钱,他全补上。

  凌宪初反对急功近利的音乐教育,从来不支持学生考级,“如果我觉得他可以,他就肯定达到了(那些级别)”。即使学生日后没有走上艺术道路,凌宪初也并不遗憾,“一生有音乐为伴,这些孩子不管身处何地不会感到孤独,情商也不会低?!?/p>

  与部长们一起演出

  凌宪初并不宽敞的办公室里,播放着他在个人音乐会上演奏的《希伯来晚祷》,这首浓缩了犹太人苦难历史的曲子,充满着感人的宗教情怀,如同凌宪初对音乐的信仰。

  2012年,凌宪初接到一个特殊的邀请——加入“三高”交响乐团。这个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国务院原副总理李岚清发起成立的乐团,由来自16个省的高级干部、高级知识分子和高级军官组成。

  拉大提琴的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叶小文、拉手风琴的上海市长韩正、吹长笛的南京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家宝,合唱团的外交部部长杨洁篪……囊括几十位时任省部级官员的“三高”乐团轰动一时,但由于太分散难以集中排练,2012年12月22日在国家大剧院演出后,“三高”乐团宣布解散。

  2013年初,以京、津、沪、陕等地的原“三高”团员为骨干成立了“满天星业余交响乐团”。受国家艺术基金资助,满天星乐团近年来坚持为“高雅音乐进校园”而努力。这种毫无报酬的演出,乐队成员们却乐此不疲。每年几十场演出,凌宪初很少缺席,经常在不同城市间奔波。

  为艺术教育鼓与呼

  音乐会压轴演奏的《舒曼A小调大提琴协奏曲》,是凌宪初最爱的大提琴协奏曲。这是一首公认的高难度演奏曲目,此前他从未公开完整演奏过。

  个人音乐会对于艺术家的技巧、记忆力和体力都是一场考验,连很多年轻艺术家都不敢轻易尝试。当凌宪初渐渐走入职业生涯的末端,心中越来越涌起一种冲动,要通过音乐诠释自己对大提琴的热爱,表达自己的人生态度。

  1999年至2012年,他担任湖南师大音乐学院副院长,繁忙的授课和行政事务让他一度很少练琴。当他确定下多首高难度的音乐会曲目后,两个月从早到晚泡在家里练琴,爱人心疼地抱怨“你何苦要把自己逼到这份上”?

  “忠于真实的自我,远比演奏的优劣来的重要?!币衾只崆?,一切担忧、恐惧、犹豫、徘徊刹然消失了。整场音乐会凌宪初没有看谱,全凭记忆完成演奏,“我想通过这场音乐会,告诉学习音乐的年轻人:永远不懈地追求那个看不到彼岸的完美,也许过程本身就是人生的一种完美?!?/p>

  作为第十届、第十一届湖南省政协委员,凌宪初多年前曾呼吁在长沙河西建一个高雅艺术场馆。如今,长沙梅溪湖大剧院已经落成,吸引许多一流剧团和乐队来此演出,他欣慰于时代的进步。

  凌宪初曾连续两年通过提案呼吁湖南艺术联考改革。长期以来,湖南的音乐和舞蹈专业高考生都是做同一份笔试题,凌宪初认为这对舞蹈生不公平,音乐和舞蹈不是一个学科,让他们考同样难度的乐理、声乐、视唱练耳是不科学的。

  省教育考试院为此多次和凌宪初面谈。2016年,全省艺术联考根据专业进行了考试课程和内容调整,舞蹈生的声乐和视唱考试取消,练耳与音乐基础理论难度和分值都有所下降,舞蹈生为此欢呼。